您現在的位置:首頁>廉政文化>廉政文苑
廉政文苑

歷史文化源流|盡銳出戰 善作善成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表日期:2020-04-17 09:52:00

       要推動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落實見效,今年尤其要聚焦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戰脫貧攻堅的任務加強監督,推動各級黨組織盡銳出戰、善作善成。

  ——1月1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上發表重要講話。

  南朝時期,我國第一部有嚴密體系的文學理論專著《文心雕龍》,評價西晉著名文學家左思有“盡銳”一詞:“左思奇才,業深覃思,盡銳于《三都》,拔萃于《詠史》,無遺力矣。”意思是左思的奇才都凝練在《三都賦》中,成語“洛陽紙貴”就與《三都賦》有關。

  “盡銳出戰”見于《晉書》:“黃眉從之,遣羌率騎三千軍于壘門。襄怒,盡銳出戰。”意思是把全部精銳部隊派出作戰。用來比喻面對重點和困難時,派出最精銳的力量。

  盡銳出戰,體現著擔當和魄力。《史記》記載,飛將軍李廣曾帶一百名騎兵,追擊匈奴人,結果遇到數千匈奴騎兵。形勢危急,李廣說我們距離大軍幾十里,如果現在以一百騎兵這樣往回跑,匈奴肯定會追趕射殺我們,但現在我們留下,匈奴一定以為我們是為大軍來誘敵,必然不敢來攻擊我們。李廣命令騎兵前進到離匈奴陣地二里左右停了下來,并下馬解鞍,讓士兵們都放開馬,隨便躺臥。果然,匈奴騎兵不敢出擊。到了夜半時分,匈奴以為漢軍有伏兵在旁邊,于是全部撤走。第二天早晨,李廣坦然回到漢軍大營。

  這樣的勇氣和智慧,一直貫穿在我們的歷史中。

  飛奪瀘定橋,是中國工農紅軍長征中的一場重要戰役,發生于1935年5月29日。5月28日凌晨,一軍團二師四團接到命令,需要沿大渡河晝夜兼程240里趕到并奪取天險瀘定橋。這在常人看來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是我們的紅軍冒著大雨在崎嶇陡峭的山路上跑步前進,終于在5月29日凌晨6時到達瀘定橋西岸。時任團政委楊成武回憶道:“在行軍縱隊中,忽然一簇人湊攏在一起。這群人剛散開,接著出現更多的人群,他們一面跑,一面在激動地說著什么。這是連隊的黨支部委員會和黨小組在一邊行軍,一邊開會啊!時間逼得我們不可能停下來開會,必須在急行軍中來討論怎樣完成黨的任務了。”

  “善作善成”,常見與善始善終連用,出于《史記》所載戰國時代名將樂毅撰寫的《報燕王書》,后來多指處理重大事務自始至終都堅持不懈,直至取得好的成績和結果。善始善終、善作善成向來是人們所推崇的君子之德,是中國人為人、做事要貫徹始終的認真態度。

  關于善始善終、善作善成,有一個經典的故事,就是出自《列子·湯問》的寓言小品文章“愚公移山”。這篇文章通過愚公的堅持不懈與智叟的看似精明實則怯懦,表現了中國人的信心和毅力,告訴我們要取得成功就必須堅持不懈。毛澤東同志在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上作的閉幕詞中就專門講到了“愚公移山”,為這則寓言注入了奮斗的精神新元素。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在講話中多次有過盡銳出戰和善作善成的相關表述,就是強調我們做事要有始有終,既要善于謀事,有好的開端,又要堅持不懈,持之以恒,把事情做成做好。

  回顧歷史,每一回克服困難險阻、取得重大成績,都是靠我們同心同德,用最優勢的力量來解決最突出的問題。這正是中國哲學的實踐智慧,同樣是我們歷史文化的積淀與傳承。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戰決勝脫貧攻堅,離不開這樣的決心和力度。船到中流浪更急、人到半山路更陡,距離我們的目標越近,我們肩上的擔子和心中的責任就越重,就越要堅定必勝的信心,越要有一鼓作氣的決心,發揚釘釘子精神,一件事情接著一件事情辦好。

  “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只要把負責、守責、盡責體現在每個黨組織、每個崗位上,我們就能把所有精銳的力量集中在一起,以優良作風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戰脫貧攻堅。

下一篇: 從這個春天出發

又黄又刺激的免费视频-又黄又免费的美女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