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宣傳>綜合要聞
綜合要聞

以案釋法 | 刑滿釋放后為何又被監委調查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中國紀檢監察報發表日期:2020-04-01 08:26:00

圖為周江案庭審現場。 (資料圖片)

特邀嘉賓

從湖南省郴州市城鄉規劃委員會原常務副主任周江案說起

劉洪峰 郴州市紀委監委第六審查調查室副主任 彭國蘭 郴州市永興縣人民檢察院檢委會專職委員、公訴科科長

雷震宇 郴州市永興縣人民法院審委會委員、刑事審判庭庭長

編者按

這是一起因漏罪被再次查處的案件。周江曾因犯受賄罪被長沙市岳麓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年,2017年8月刑滿釋放。2019年3月,周江因被發現任職期間還存在其他違紀違法問題被郴州市監委查處。周江被開除公職、刑滿釋放后,監察機關為何對其仍有管轄權?2014年周江到案后如實供述濫用職權事實,為何岳麓區人民法院僅以受賄罪對其判處刑罰?永興縣人民法院為何完全采納檢察機關的量刑建議?我們特邀相關單位工作人員對此進行分析討論。

基本案情:

周江,1994年12月至2008年7月,任長沙市規劃局副局長、黨組副書記;2008年7月至2014年2月,先后任長沙市房產管理局黨委委員、副局長,長沙市住房保障局黨組成員、副局長,長沙市住房保障局副處級干部,其中2009年2月至2014年2月,借調至郴州市城鄉規劃委員會任常務副主任兼任郴州市城鄉規劃委員會辦公室主任。

2014年2月,周江因違紀違法問題被長沙市紀委立案審查,同年8月被刑事拘留。2016年6月,周江因犯受賄罪被長沙市岳麓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于2017年8月14日刑滿釋放。

2019年3月20日,周江因涉嫌受賄犯罪,被郴州市監委立案調查,后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

永興縣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2002年3月至2008年8月,周江在擔任長沙市規劃局副局長期間,分管業務綜合處和用地規劃管理處,主要負責建設項目的選址、下達規劃要點、對總平面圖的審批和用地規劃許可證的發放等工作。

2006年3月,周江之妻薛某等人投資的長沙市明陽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與其他公司共同開發長沙市星典時代項目。該項目報建員為薛某,并由薛某等人投資的華銀公司進行設計,設計住戶1322戶,按照《城市居住區規劃設計規范》規定,居住人口應為4230人。為規避《長沙市城市中小學校幼兒園規劃建設管理條例》“每4000居民以上住宅區應按標準規劃配置小學、幼兒園”等規定,設計公司和開發商對住戶人數造假,設計居住人數為3966人。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規劃法》《長沙市城市規劃管理條例》等相關規定及辦法,用地規劃管理處在總圖審批前必須征求教育、消防等職能部門的意見。2006年8月17日,星典時代向周江提交《請求緩簽教委意見的報告》,請求先行辦理總圖審批。2006年8月21日,周江在報告上簽署“同意在單體報建時簽署教委意見”,致使星典時代項目在總圖審批環節未征求教育部門的意見,導致開發商規避承擔建設小學或繳納增容費的責任。經湖南盛泰房地產評估有限公司評估,損失價值為人民幣2282.7499萬元。

此外,2009年至2014年,周江借調至郴州市城鄉規劃委員會任常務副主任期間,利用職務之便或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他人在承攬工程、項目選址、規劃審批等方面提供幫助,并以干股分紅、低價購房、借款收息等方式收受他人財物等共計人民幣104.0644萬元、港幣10萬元。

查處過程:

【立案調查】2019年3月20日,周江因涉嫌受賄犯罪,被郴州市監委立案調查。經湖南省監委批準,2019年3月21日被郴州市監委留置。

【移送審查起訴】2019年9月18日,周江涉嫌受賄、濫用職權案被移送永興縣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同日經永興縣人民檢察院決定,由永興縣公安局執行刑事拘留。2019年9月27日經永興縣人民檢察院決定,同日由永興縣公安局執行逮捕。

【提起公訴】2019年11月11日,永興縣人民檢察院將周江受賄、濫用職權一案,向永興縣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一審判決】2020年2月13日,永興縣人民法院判決,周江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十萬元,犯濫用職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合并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十萬元。追繳周江犯罪所得,上繳國庫。

1、周江漏罪是如何發現的?周江被“雙開”后,監察機關為何對其仍有管轄權?

劉洪峰:2019年初,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在初核湖南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向力力案時,發現郴州市城鄉規劃委員會原常務副主任周江在郴州工作期間存在嚴重違紀違法問題。周江與向力力關系密切,2009年2月,時任郴州市市長的向力力特意將周江從長沙借調至郴州市城鄉規劃委員會任常務副主任。2019年3月18日,湖南省紀委監委將周江涉嫌違法問題線索指定郴州市紀委監委辦理。

本案較為特殊。首先,周江案是“二進宮”案件。周江曾因職務犯罪被判3年,再次涉案,并被深挖漏罪,這樣的案例比較少見。其次,周江作為“過來人”,經歷過紀委審查、檢察院偵查、法院審判和監獄執行全過程,具有極強的僥幸心理、畏罪心理和優勢心理,辦案難度大,調查前期,不回答辦案人員提出的任何問題,辦案人員把周江案作為“零口供”案件辦理,全面收集證據。再次,本案取證困難。其犯罪行為發生時間較為久遠,還原事實本來面貌困難,特別是涉嫌濫用職權問題,有關部門此前對其進行調查,因證據收集不充分沒有認定,我們重新進行調查,先后解決了法律追訴時效、法律適用和造成損失計算等問題。

國家公職人員因違法犯罪被開除公職、判處刑罰后,又發現有遺漏的職務犯罪未調查處理,監察機關仍有權進行調查處理。因為該對象曾經是公職人員,并且其涉嫌的職務犯罪行為也是在行使公權力過程中發生的,對象當前的身份狀態不影響監察管轄。如果在刑法規定的追訴時效范圍內,對于已因犯罪被開除公職的人員,監察機關應對其遺漏的職務犯罪進行調查處理。具體到本案,周江雖然已被開除公職、刑滿釋放,但他還有一些違紀違法犯罪問題沒有被調查清楚,監委應當依法對他進行調查處理。

2、2014年,周江接受審查時如實供述濫用職權事實,為何長沙市岳麓區人民法院僅以受賄罪判處其刑罰?2019年郴州市紀委監委對其再次調查時,能否認定周江對同一濫用職權事實具有自首情節?

劉洪峰:2014年,周江在接受長沙市紀委審查期間,交代了其在星典時代項目中超越職權違規審批的問題。然而,根據當時查實的證據,沒有足夠證據證實其濫用職權罪成立,僅有被告人供述不能定罪,因此對該問題僅作違紀問題進行處理。長沙市岳麓區人民法院只對有證據證實的涉嫌受賄事實進行判決。

我們對周江立案后,把反映強烈的星典時代項目問題作為調查重點,進行了全面調查,證據確實充分,周江涉嫌濫用職權罪。此外,周江對其受賄罪具有坦白情節,退繳了全部贓款,并且由最初的不配合組織調查,到后期愿意現身說法進行警示教育,體現了態度認識的轉變。

雷震宇:2014年2月28日,周江主動到長沙市紀委接受調查,如實交代了濫用職權的事實。2019年,周江接受郴州市紀委監委調查期間,對其同一濫用職權事實也作了如實供述。我們認為,周江到案后,如實供述了辦案機關未掌握的其濫用職權事實,具有自首情節。

3、辦理認罪認罰案件中,檢察機關既可提出幅度刑量刑建議,也可提出確定刑量刑建議,為何本案中選擇確定刑量刑建議?

彭國蘭:在審查起訴過程中,周江多次如實供述自己涉嫌受賄罪、濫用職權罪的犯罪事實,并自愿認罪認罰。鑒于其對濫用職權罪有自首情節、對受賄罪有坦白情節,且真誠悔罪、退繳了全部贓款,符合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條件。

根據“兩高三部”《關于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指導意見》的規定:“辦理認罪認罰案件,人民檢察院一般應當提出確定刑量刑建議。對新類型、不常見犯罪案件,量刑情節復雜的重罪案件等,也可以提出幅度刑量刑建議。”

及時向郴州市人民檢察院請示匯報,在郴州市檢察院的精心指導下,我院認真細致梳理量刑情節,對近年來的職務犯罪案件判例深入進行實證分析、比較,對該案提出了確定刑量刑建議,提出了對周江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十萬元;犯濫用職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合并執行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四十萬元的量刑建議。在其辯護人在場的情況下,周江簽署了認罪認罰具結書。在開庭審理時,周江當庭認罪,完全接受檢察機關提出的量刑建議。永興縣人民法院在判決時全部采納了我院指控的犯罪事實和提出的量刑建議。

4、法院為何完全采納檢察機關的量刑建議?對于刑滿釋放后又發現漏罪的情形,如何進行處罰、確定執行的刑期?

雷震宇:本案中,周江受賄人民幣104萬余元、港幣10萬元,依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規定,貪污或者受賄數額在二十萬元以上不滿三百萬元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數額巨大”,依法判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周江具有坦白情節,依據《刑法》第六十七條第三款規定,可以從輕處罰。故對受賄罪量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十萬元是適當的。

同時,周江因濫用職權造成損失2282萬余元,依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瀆職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一條第二款規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條規定的“情節特別嚴重”:(二)造成經濟損失150萬元以上的。周江屬于“情節特別嚴重”,應在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幅度內量刑。根據法律規定,考慮本案具體案情,結合自首情節,濫用職權罪量刑一年六個月是適當的。

被告人認罪認罰,依據《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一條規定,對于認罪認罰案件,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決時,一般應當采納人民檢察院指控的罪名和量刑建議,但特定情形除外。本案中,檢察機關量刑建議合法適當,本院予以采納。

對于又發現漏罪的情形,如何進行處罰、確定執行的刑期?我們認為,依據《刑法》,前罪尚未執行完畢,發現有漏罪需追究刑事責任,應將漏罪依法作出判決,對判處死刑或者無期徒刑的,采取吸收原則,僅執行死刑或者無期徒刑;對于判處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的,采取限制加重原則,應當在總和刑期以下,兩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決定執行的刑期。已經執行的刑期,應當計算在新判決決定的刑期以內,即“先并后減”。數罪中判處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需執行。前罪已執行完畢,與前罪不實行數罪并罰。具體到周江案,他是刑滿釋放,前罪已經執行完畢,現只對他的漏罪執行刑罰。

 

又黄又刺激的免费视频-又黄又免费的美女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