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宣傳>綜合要聞
綜合要聞

以案釋法 | 販賣醫藥數據 暗做藥代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表日期:2020-04-03 08:36:00

“父母年事已高,我卻不能膝下盡孝;孩子尚年幼,我卻無法伴其左右;妻子瘦小文弱,我卻不能為其分憂。痛徹心扉,得不償失啊。”這是浙江省桐廬縣第一人民醫院原藥劑科工作人員王曉俊財迷心竅,以身破紀、以身試法付出慘痛代價后的幡然悔悟。

2020年1月14日,桐廬縣人民法院以受賄罪、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罪,判處王曉俊有期徒刑14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4萬元,對王曉俊犯罪所得贓款依法予以追繳,上繳國庫。

組團盜取、售賣數據,他拼起了“統方”版圖

1998年學校一畢業,王曉俊進入桐廬縣第一人民醫院藥劑科工作,從編外人員到正式員工,這一干就是21年。工作之初,王曉俊也曾勤勤懇懇、任勞任怨,但他的思想卻逐漸發生了變化。他說:“那時候工作壓力大、強度高,經常上夜班。看到個別醫生明里暗里拿著兩份收入買房買車,心里就產生了不平衡,想找個途徑賺點錢。”

2009年,縣第一人民醫院搬入新院區,王曉俊被調入藥庫,做起了藥品采購員。掌握用藥信息、新藥進院初核及日常采購權力的他,成為了醫藥銷售人員眼中的“香餑餑”。但他不滿足醫藥銷售人員送的“小恩小惠”,而是一門心思想著賺“大錢”。“還在老院區的時候,我就耳聞醫院信息科有人在用‘統方’數據賺錢,而且這么多年也沒出過什么事。我就覺得別人可以這樣賺錢,自己也可以。”就這樣,王曉俊把目光投向了販賣醫院“統方”數據。

所謂“統方”數據,就是醫生處方用藥量的數據統計。醫藥銷售人員依據“統方”數據向醫務人員發放藥品回扣,制定營銷策略。因此,“統方”數據被一些醫藥銷售人員視如“珍寶”。2010年,瞅準“商機”的王曉俊找到了相熟的縣第一人民醫院信息科工作人員蒲某某,共商發財大計。兩人一拍即合,約定由蒲某某利用工作便利收集“統方”數據,王曉俊負責售賣,所得好處兩人均分。

第一筆“統方”好處費到賬后,王曉俊又打起了“小算盤”。他覺得一家醫院的利潤空間畢竟有限,長久之計是擴大“統方”版圖,把其他縣級醫院和鄉鎮衛生院的“統方”數據收入囊中。打定主意后,王曉俊故技重施,分別和縣中醫院信息科工作人員雷某某、縣衛健局信息科工作人員李某某結成利益同盟,利用雷某某、李某某職務便利,非法收集并售賣“統方”數據。

一心想把“生意”做大做強的王曉俊,甚至指使其表弟金某某,多次入侵縣第一人民醫院計算機信息系統,破解處方藥品統計權限,非法獲取相關處方藥品信息數據進行售賣。

直至案發,王曉俊非法獲取的“統方”數據覆蓋桐廬10余家公立醫院(衛生院),涵蓋藥品種類達數百種,王曉俊和他的同伙們賺得盆滿缽滿。據調查,2010年至2019年王曉俊伙同他人非法收受藥品銷售人員送予的“統方”好處費共計人民幣231.02萬元。

精心布局,幕后操盤,他做起了“藥代”生意

貪欲的種子一旦生根發芽,便一發不可收拾。財迷心竅的王曉俊被欲望拖著一路狂奔。

2012年,在藥品采購崗位深耕多年的王曉俊對藥品采購操作流程已經非常熟悉,且與眾多藥商接觸密切,這讓他萌發出做藥品銷售代理的念頭。但是作為公職人員,他不方便拋頭露面。有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呢?想瞌睡,很快就有人送來了枕頭。一次家居裝修,讓他結識了做櫥柜生意的潘某某。在推杯換盞中,王曉俊提出做藥品銷售代理的想法,潘某某也產生了濃厚興趣。一拍即合之下,兩人便開始默契配合,潘某某在臺前操作,王曉俊躲在幕后遙控指揮。

“最初,嘗試性選了一兩種藥品,我們很順利把藥開發進了醫院,藥品省代也很快把費用給了我。一次成功的嘗試消除了我之前的種種顧慮,也大大激發繼續做藥代的興趣和信心。”就這樣,兩個人里應外合,成功將幾十種藥品打入縣第一人民醫院,占據了不小的市場份額。至案發,兩人共同收受醫藥銷售人員給的藥品回扣共計人民幣1019萬余元。

“‘徐奇’是誰,和你是什么關系?”辦案初期,一個神秘人物“徐奇”進入了辦案人員的視線:多次與藥商、藥企聯系,很多結算款都打進了“徐奇”的銀行賬戶,而涉案藥企銷售人員都不知道“王曉俊”是誰。面對辦案人員的連環訊問,王曉俊如實供述了自己冒用他人名義做醫藥銷售代理的事實。

原來,為了規避風險,王曉俊行事極為謹慎隱蔽,在早些年就精心布局,下了很大一盤棋。據辦案人員介紹,王曉俊的絕大多數違法行為在外人看來都不是由其本人所為,他從來“不親自出面、不直接經手”,而是一直冒用“徐奇”身份與醫藥公司、醫藥代表聯系,所有結算款均直接打到“徐奇”銀行卡上。王曉俊這種金蟬脫殼的作案手法自以為高明,殊不知法網恢恢、疏而不漏,狡兔三窟終是作繭自縛。

鋌而走險,愴惶出逃,最終身陷囹圄

很多醫院同事評價王曉俊“腦子很靈光,人很聰明”,可惜這種聰明用錯了地方:工作20余年不思進取,至今仍是藥學初級職稱“藥劑士”身份,但在斂取不義之財道路上卻不撞南墻不回頭。

在縣第一人民醫院擔任采購員期間,王曉俊多次收受醫藥銷售人員送予的禮金禮卡,其中大部分發生在中央八項規定出臺之后。當接受辦案人員訊問時,他笑嘻嘻地說:“我根本不知道什么中央八項規定,說白了就是法盲,啥也不知道。”

2019年3月開始,桐廬縣紀委監委先后對縣醫療衛生系統多名工作人員涉嫌受賄犯罪問題進行立案審查調查。查處力度的加大,讓王曉俊惶惶不可終日。為了逃脫懲處,他和潘某某等人訂立“攻守同盟”,以他人名義大量購買新手機和新號碼進行聯系。看到縣第二人民醫院王某某因出售“統方”數據被采取留置措施后,他立即教唆同伙雷某某銷毀一切與犯罪事實有關的材料、電腦硬盤等證據。

“本以為一切做得天衣無縫,以為自己的障眼法可以瞞天過海,以為藥商和自己是同一根繩上的螞蚱不會指認自己,卻沒想到最后都是一場空。”2019年4月,王曉俊預感不妙,謊稱“溫州舅舅”出車禍向單位請假,三天后又編造“溫州舅舅”車禍去世理由向單位續假,這之后就失去了聯系。其實王曉俊并未到訪“溫州舅舅”家,而是在同學幫助下,6天5晚輾轉杭州多個區縣。在這期間,王曉俊為逃避調查人員抓捕,換乘4輛轎車,攜帶25部手機,頻繁更換手機及號碼,為躲避路邊攝像頭拍攝,專門在途中監控盲區下車……

一系列反調查的舉動給抓捕工作帶來了一定困難,但再狡猾的狐貍終究斗不過好獵手。在紀委監委工作人員的不懈努力下,王曉俊最終落網。當辦案人員拉開黑色本田車門時,王曉俊正蜷縮著身體躲藏在車輛后排座位上,手中抱著一只裝滿錢的藍色旅行箱。辦案人員的到來讓他始料未及,驚慌失措,其隨身攜帶的280余萬元現金也被當場繳獲。

“逃跑的那幾天,讓我真正感受到什么是‘度日如年’。看到任何一個陌生電話,都會讓我心驚膽戰,覺得那就是紀委打來的電話。晚上更是久久不能入睡。我多年不抽煙的,那幾天也抽上了。實在是餓了,也是草草吃上幾口完事。”面對調查人員,王曉俊說道。

“今天是我40周歲生日,沒想到卻是在這里度過,心里很不是滋味。追悔莫及啊,對不起妻子孩子,我的事把全家搞得天翻地覆。”四十不惑,本是事業發展黃金期和贍老撫幼的重要階段,王曉俊卻因為財迷心竅走上了不歸路,讓原本幸福美滿的家庭支離破碎。翻看著妻子專門疊成心形的家信,王曉俊數度哽咽:“沒辦法,自己種下的苦果只能自己嘗。”

又黄又刺激的免费视频-又黄又免费的美女视频